首页 >> 域外传真 >>域外传真 >> 拥抱春天 播种希望
详细内容

拥抱春天 播种希望

时间:2018-03-11     作者:欣闻【转载】   来自:中国文艺报

 

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在这喜庆吉祥的戊戌狗年新春,我们正迎来新时代一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崭新春天。近日,作家们纷纷抒发感言,播种春天的蓬勃希望,许下新年的美好心愿。

金波感慨道,春天是和土地的气息一起来的。土地敞开它的胸怀,包容着一切,也滋养着一切,春天就在土地的气息中呈现着,开放着,繁荣着。“面对春天,我坐下来,望着春天的光亮,听着春天的声音,闻着春天的气息,让内心宁静下来。于是,我的内心就有一个春天了。我开始和心中的春天对话。和春天对话,内心极容易平和、亲近、细致。因为春天是一幅图画,是一支乐曲,是一缕芬芳。当我和春天对话的时候,我像一个画家,一个作曲家,一个园丁。我的心境映照的便是春天的风景。由此我获得了一颗自由自在的心灵,也认识了真实的自我。”为儿童的事业是不受年龄限制的。当我们为孩子讲述故事的时候,我们内心就有了生命的水、生命的光和那片丰腴的土地。

田中禾说,春天年年有,春天年年不同。当春天遭遇文学,黄鹂、翠柳、花荫、良宵、细雨、草色都被赋予了人文情怀。时代的脚步转瞬万里,人们来不及回过神来,新一年的征程已经奔腾而来。留住春天的美好,重构精神家园,成为文学当然的担当。春天的浪漫、春天的风雅,与无处寻觅的乡愁一样,靠我们对人世的热爱和笔端的激情来描绘。

墨白说,在遥远的异地,在与土地断隔的楼层之上,自己往往去倾听一种声音。“我终日用生命去倾听的声音,来自春天那片生我养我辽阔的土地。在冬天的长夜里,我渴望着能听到土地悄悄解冻的声音。”那来自春天土地里的声音,使我们如同田地里的禾苗一样在阳光里成长。我们就是春天土地里生长出来的庄稼,一茬又一茬。我们在牧童的口哨声里,在纤夫的号子声里,渐渐地苍老,直到我们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尽管如此,可我们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从生命最湿润、最温暖的深处,我们向春天发出呼唤:来吧,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我们一生一世的真诚和热血,去倾听那来自春天腹部的声音吧。

李骏虎谈到,时光是个奇妙的东西,有时候虚度是对生命的愉悦体验,而当我们有意识地想合理安排时间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她是不够用的。当我们站在时光的当下回首时,她就以记忆的形式存在,而当我们展望未来时,她又披上了梦想的华彩。所以时间不单是个人的人生刻度,同时也是文学艺术的题中之义。有的时候,时光依附于一个物件,比如一件旧家具或者一棵树,不经意地就使我们完成对时光隧道的穿越,重温幸福或者哀伤。时间是一片海,被黑暗和光明的交替造成运动错觉。时间不是一条河,是和宇宙一样无穷的瀚海,我们都是海中生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经典是留给未来让时间检验,还是应该对当下时代产生影响,都不会对我们造成急迫感了,因为历史、当下和未来是同义的。

弋舟说,人至中年,也许是生命体悟渐次丰满,竟越来越敏感于四季。这“体悟丰满”与“敏感四季”间的关系,大致即是个体生命与自然万象终于有了宝贵的缠绕。生命开始敏感于自然的律动,一味依赖血气的肉体,开始寻找天地的气象来支持与安妥自己。而四季之中,最是春风可期——仅仅一个与“春”关联的日子,便能令人无端地提振精神,就仿佛更迭之中,总算是又再开了新局。于是,盼望重来,气力重来,新鲜重来,生长重来。这“重来”之情,实属天地的馈赠,与之同声共气,能叫人犹感灵肉复苏、身心萌芽,叫人领受了以万物为刍狗的天地,亦能“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就此,因了春天,“我”与“天地”的关系便达成了平衡,不自以为是,不自以为非,源源不断地服从,源源不断地感激——一个天地间的单兵,就这样被春风笼罩了。

黄孝阳谈到,每个春天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春天也都是不一样的。王维的是夜静山空,崔护的是去年今日此门中,韩愈的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纳兰性德的是当时只道是寻常……要熬过那些酷暑严寒并非易事,被梦想窒息的人也不在少数。那些艰难的时候,想一想春天,总是好的。江南三月,草长莺飞。这是我们惟一能给自己的。

散文作家汪瑞是一名高原军人。她说,日子在冰天雪地中行走,九死一生的惊险中,撞击出一个个灵感的火花。无数的时光在雪山孤岛中度过,与世隔绝的守望中,熔炼出一篇篇源自心底的文字。银白似乎构成了人生的底色,但冰冷中生长出的却是炙热的赤诚。和平安宁是全体高原边防官兵最大的心愿,因为这是我们甘愿付出所有、不惜牺牲生命守护的东西。愿我们的祖国和平昌盛,我们的人民平安幸福。

党益民表示,这是一个好时代,更是一个伟大的新时代,我们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充满信心和希望。作为一个业余军旅作家,自己更加坚定强军兴军的信念,更加坚定军旅文化的自信。深入生活,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坚持以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表达人民心愿,心怀悲悯,肩扛道义,既是新时代的呼唤,也是作家的使命。作家的修养,在于顿悟,更在于长修。中华民族的文艺复兴,是一场震古烁今的伟大事业,需要坚韧不拔的伟大精神,更需要高山仰止的伟大作品。我们还在跋涉的路上,需要艰苦不懈的努力,用新的境界、新的视角、新的作品,拥抱新的春天、新的时代!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