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访谈 >>作家访谈 >> 任林举&陈晓雷——唱起那动听的歌谣
详细内容

任林举&陈晓雷——唱起那动听的歌谣

时间:2016-11-29     作者:王大英【转载】   来自:文化吉林   阅读

      歌唱,似乎是晓雷的天赋本领,而这本领却不只为友情,不只为爱情,主要是为他钟爱的草原不知疲倦地发挥。




     

     陈晓雷是一位作家,而他又天生有一副好嗓子,无论是写作,还是歌唱,他都在不知疲倦地发挥。正像作家任林举写的那样,尽管他已经离开他的故乡很多年,但他的心、他的情感、他的眷恋依然还在草原,还在他的故乡。本期悦读让我们跟随任林举的文笔,走近心灵歌者陈晓雷,倾听那一段段关于草原和大地的动听歌谣……


——主播小语

01.jpg

故乡的草原   摄影|陈晓雷


    每次和作家陈晓雷聚餐,酒酣之时他都要乘兴给大家唱一首草原歌曲,有时是《陪你一起看草原》,有时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主题都是与草原有关。也有时大家的兴致比他还高,他就没有机会把他想唱的歌儿唱出来,没有唱的机会,他便让郁闷“窝”在心里,悄无声息地兀自睡着了。

    歌唱,似乎是晓雷的天赋本领,而这本领却不只为友情,不只为爱情,主要是为他钟爱的草原不知疲倦地发挥。尽管他已经离开他的故乡很多年,但他的心、他的情感、他的眷恋依然还在草原,还在他的故乡。回想起和他交往的这些年,感觉他一直是在以各种方式为他的草原歌唱着。有时,很直接,就像在酒局上的那种歌唱,很陶醉、很自得,以风感染树的方式将在座的每一个人摇曳;有时在说,比唱歌儿还投入还动听地讲述,娓娓而谈,风生水起;有时却是在写,在那些没有倾诉对象的时刻,思乡或对草原的赞美之情正浓,他便提笔而书,把那些如花的词语对着纸张或电脑屏幕,对着比纸张和电脑屏幕更加广阔的时光,一行行一页页地精耕细植。

02.jpg

故乡的云河   摄影 | 陈晓雷


    故乡,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奇妙的字眼儿,尽管有些人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里,而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里,当提起故乡的时候,每一个人心里都会程度不同地荡起莫名的温情。对此,作家陈晓雷发自心底的阐述似乎来得更加炽烈、深沉:“故乡对一个人而言,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和他的全部。不论何时,故乡给予人类的酸甜苦辣,都蓄满诗的意韵,值得回味。”是的,就连生在故乡田野里的那些其貌不扬、随处可见的灰菜,在作家的眼里也具有非同寻常的内涵及意义。他在《灰菜谣》里是这样写的:“看得出这里的灰菜,比其它野草长得快,长得壮,姿态挺拔、硬朗坚强……”读到这些的时候,我亦不自觉地会心一笑。这算不算作家对家乡风物的偏重和溢美之辞呢?算。但这并不意味着某种虚饰或敝帚自珍。当一个人对故乡的情感在生命里珍藏太久,总有一天会悄然发酵并燃起激情之火的,而这火光所能够照耀的一切,都会映射出神圣的光芒。


03.jpg

科尔沁远眺   摄影|陈晓雷


    对于童年的回忆,是文学的另一个常青的主题。它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更是色彩斑斓、五味杂陈,就像我们小时候玩过的万花筒一样,简单却美丽,所以童年的记忆多数令人怀恋和感动。但晓雷却通过他的散文向我们传达了比感动、比依恋更加复杂的情感与况味。他在《大岭高粱果》结尾处这样写道:“我看着花衣花裤的秀荣,脸蛋红红的,扯着长线‘八卦’,笑容绽放,满山坡奔跑的傻样子、疯样子……”这种不舍,我们每一个人都曾有过,但这种不舍在每一个人心里所酝酿出的味道却各有不同,我感觉这里边的意味已不再单纯,多少已经带出一些少男少女间难言的酸涩。而在另一篇散文《我的甘河,我的故乡》里,一个令人难忘的细节,则有一点逼迫人的眼泪了:“我们像猛然发现了什么似的,蜂拥着向花蝴蝶飘落的方向跑去,急于去争抢那几只落于草地上的纸蝴蝶!这时,我们中的任何男孩子,不管谁先把彩糖纸儿抢到手里,自己一阵看、一阵闻之后……”这个细节很轻易地就把我们带到了那些苦涩而快乐的少年时光里以及少年时那些焦灼的渴望和忧郁的梦想之中。这一切,放在当下,我们说,就是一种敬贤向善的人文精神,就是一种美丽忧伤的少年情怀。

04.jpg

科尔沁之秋   摄影|陈晓雷


    草原上的人,习惯于把善于唱歌且唱得好听的人喻为草原上的百灵鸟。这样的喻指并不是每个人都配领受,但我相信晓雷是当之无愧的。一个人如果有太多的情感,如果有太多的感念与感触,那他就得尽情地抒发,否则,他就会感到郁闷与压抑。这是前提,也是天性。回过头来说,如果你真是一只百灵鸟,你真就得歌唱,不停地歌唱,你不歌唱你就会如乌鸦一样可耻,因为上天给了你一副好嗓子,你就拥有了某种天职,就应该顺应天意,就是要歌唱,不唱就是对上天的辜负,也是对那些期待你唱歌的人们的辜负。不歌唱,就会犯懒惰的罪。这样说,陈晓雷,你命中注定就得坚持“唱”下去了,惟愿你唱得越来越好听。


任林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五届鲁迅文学院高级评论家班学员。散文刊发于《美文》《作家》《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芳草》《读者》《人民日报》等全国各类报刊。其中,长篇散文《后土无言》获第二届吉林省文学奖,散文集《说服命运》获中国电力作协颁发的优秀著作奖,长篇散文《玉米大地》获长白山文艺奖,报告文学《粮道》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散文《岳桦》被2009年全国高考作文试卷选作阅读理解试题。

    陈晓雷:蒙古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委政研室决策咨询研究所所长,省委《调研与决策》杂志主编、研究员、作家,吉林省社科研究学科专家。曾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作家》《北京文学》《美文》等报刊文学杂志发表散文、小说、文学评论200余篇、180万字。荣获国家省部级新闻奖和文学奖20余次。报告文学《雁鸣天海间》(合作)获全国第4届“乌金奖”,散文《大岭高粱果》获2009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二等奖,散文集《生活的位置》获第四届全国煤矿艺术节优秀图书奖,散文集《我的兴安我的草原》获长白山文艺奖,散文《大地童谣》获第四届长春文学奖。


07.jpg

栏目主播

       王大英,80后媒体人,《文化吉林》首席记者。喜欢文学、哲学、音乐,倾心思索,幻想新意;热爱读书,从读给自己听,到分享给每一位热爱书籍的朋友,梦想做一个纯粹的读者——与书者对话,用心灵传递文字的力量!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