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访谈 >>作家访谈 >> 诗坛宿将纪洪平:做纯文学的最后守望者
详细内容

诗坛宿将纪洪平:做纯文学的最后守望者

时间:2016-11-28     作者:沈雪峰【转载】   来自:城市晚报   阅读

    诗的根是情、是思想、是灵魂。把高深理论隐没在通俗文字中,让传统诗歌符合时代审美,这样的诗才能以强劲的生命力鲜活于大众文学之林。

      真正的诗人是有社会良知和价值使命的,其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要把社会的阴暗面通过诗的艺术形式淋漓尽致地揭露出来,但这不是为了揭丑的快意恩仇,而是为了让整个社会乃至人类更健康。——纪洪平


我要看的人住在528号

推门进去很容易就发现她

一共四张床,每张床上都有一副病容

她睡的是加床比别人矮一等

但她的病情很轻,明天就可去楼上


病房不大,病床与病床

甚至吊瓶与吊瓶之间都很少有躲闪的机会

我被同房的病友热情地让到床上

这是白血病放疗女病人的床

每个女人的头发都很少

少到能数出她们残存的几许美丽


我和她们聊起来,窗外的夕阳明亮

虽然她们兴致勃勃

但我知道这样谈论生死绝不是玩笑

高额的治疗费依然摆在死亡前面

她们已经开始动摇

可任何一线生机都能让她们眼前一亮

我又谈起了古老宗教和科学发现

瞬间她们就相信了我,相信我

手握着另一种灵丹妙药


前几天出院的病友又回来了

他谈自己的病情非常专业,引起大家共鸣

隔壁病房的女病友也来串门

说她安稳睡了一下午,那神情

好像把病丢在了梦中


把疾病统统关起来

疾病相互作用,仿佛成为了一种能量

我看到了每个人善良的那一面

就连陪护人员也把这里当成了家

他们轻轻地洗涮,然后静静坐在

与疾病咫尺天涯的地方看着自己的亲人

我实在不忍心随手关上病房的门

害怕太阳落山后,会有一屋子的黑暗


始终躺在床上没说话的那个女孩儿

冲我使劲儿点了点头

我知道她只有十九岁,帽子里

隐藏着一个芳草萋萋的春天


       声情并茂、韵味十足地读着新近创作的得意诗作《女病房》,《春风文艺》编辑部里氤氲着浓郁的诗情画意,身临其境地把人带入了特定的画面和场景中……这是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纪洪平欢迎记者到来的“特有开场白”——这种只有诗人才具备的“以诗言志”的气韵让也与“文字”打交道的记者倍感亲切、热血涌动,在诗意的引领下,在诗风的吹拂下,不知不觉地走进了纪洪平“诗的精神世界”。

谈命运
起承转合皆与诗血脉相融

      1983年,纪洪平碰到了诗,就像遇到深爱的恋人一样,从此便与诗结下不离不弃的难解情缘。从那一年起,从碰到诗,到爱上诗,到发表诗,纪洪平人生命运的每一次变动都与诗有着千丝万缕、割舍不开的关系。

      

      可以说,他的人生就是诗,诗就是他的人生。

      

      用他的话说,爱上诗的那个特殊年代最大的娱乐消费就是写诗,如果你不爱诗不写诗,那你的精神生活将一片荒芜。

      

      纪洪平最早就读的是一汽技工学校,时值朦胧诗、伤痕文学风行,对他的诗歌创作产生了根基性的影响,舒婷、顾城、北岛等著名诗人的诗作及徐敬亚撰写的诗歌理论著作《崛起的诗群》也让他对诗风流派有了带入性的认识。

      

      为了系统学习诗歌写作,1984年,纪洪平报了《春风》杂志函授班,一篇篇还略显稚嫩的诗作应运而生,而每篇作品的点评人落款为“一号讲师”的就是“朦胧诗最早的感应者”著名作家王小妮。他的一篇诗作《礁石留照》被留用登在了函授班的教材上,使得他的创作热情被最大限度地激发,诗歌创作一发不可收。

      

      从一汽技工学校毕业后,纪洪平被分配到一汽铸模厂实习,期间考上了吉林省作家进修学院,并与我省第一个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诗歌编辑曲有源结识,“那时的我还是单纯而本能地写诗,对诗歌理论还没有过深的探究。”纪洪平回忆说。

      

      如果说特定的年代背景让纪洪平不可抑制地恋上诗,那他工作的多次变动也是诗对他的精神指引和命运促动。

     

      因工作繁重影响创作,他从一汽大院走出来到一汽劳服公司工作,接着到一汽四环总公司旗下广告公司任经理,之后又到一汽集团公司印刷所任副所长,印刷所解体后又回到一汽实业总公司下属餐饮公司任综合部部长,还曾到一汽餐饮公司社区总站任经理……工作的变动,经历的丰富,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的认识,也直接促发了他开始非常认真地反思自己的诗歌创作,他的诗风也由最开始的“风花雪月“多了“现实主义元素“。

      

      让纪洪平从诗歌创作涉入诗歌理论研究领域是2007年,难以割舍的文学情结促使他义无反顾地来到长春市文联工作,这也成了他专业化诗歌创作道路的崭新开端。他说:“到文联工作,天天面对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文学作品,接触的是风格千差万别的作家,自然而然、耳濡目染便开始涉猎诗歌理论研究,诗风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裂变。”


      直到2012年,他作为唯一一个被省作协推荐到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文研班学习的作家,开始与我国顶尖级的诗人、作家深入交流和针锋探讨诗和诗歌理论,这在真正意义上确立了纪洪平专业化诗歌创作的理论体系。      

1

精品新作

纪洪平
夏日思乡

济南火车站附近的某个宾馆

昨天还人声鼎沸

全国性的一个征文颁奖结束了

闪光的奖牌,大红的证书

人人喜气洋洋

好像给这个浮躁的时代留下了千古文章

游览趵突泉、大明湖

还去淄博参观蒲松龄故居

访几百年前一颗缀满补丁的心

这颗千疮百孔的心

别有洞天福地,住满了狐仙鬼怪……



南来北往欢聚一堂

转眼曲终人散

留下一条过于寂静狭长的走廊

下午的阳光从窗外挤进来

仿佛照亮了生命遗漏的时光

那些经过的笑容

沿着走廊四散而去

一个人躲在房间床榻之上 

遥想古人之间的文学交流

需用怎样漫长的距离来一步步探讨


离开济南的列车

傍晚才会出发

此时,只有一地凌乱的汉字

谈诗歌
好诗要有情、有美、有道

      纪洪平认为:真正的诗歌艺术是创作者思想和灵魂的裂变,是对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艺术创造,是陶冶情操、愉悦精神、震撼心灵的希望之光、灵魂之路。

 

      “诗歌首先是要让人读得懂,让人读不懂的诗是失败的,即使是传统诗也要符合时代审美,要让这个时代接纳你,但这并不意味着降低了思想高度,也不意味着失去对美的探索。”谈及诗的生命力和思想,纪洪平如是诠释。


      最好的诗应该从哪些方面来鉴赏?对于这个最浅显也最深奥的问题,纪洪平似乎早预料,“我在很多地方讲诗歌创作时基本上都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他认为,好的诗起码要具备“有情、有美、有道”三个表现体征:“有情”就是要有情感、有情趣,让人能读得懂,要能引起共鸣;“有美”是说诗要有美学价值,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应代表当代审美的最高峰;“有道”指的是诗要表现出很多人类共性的东西,能够阐明人类普遍接受的规律和深邃的道理。


      正像老子《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切“万物”表征来源于“道”,最终必然要回归于“道”的根本,万物使然,诗亦如此。


      如此通俗和浅显地把好诗的内涵和外延诠释得清楚明白,在记者印象中纪洪平是第一个,咂舌细忖,饶有滋味,深以为然。“这也是很多人爱诗也写诗,却还是难望诗其项背的根本原因,你骨子里有情意,生活中有审美,成长中有道理,那便随处是诗,也能写出好诗。


      反之,诗本是精致的、纯洁的、高贵的灵物,是每个人精致生活的艺术展现,如果一个人麻木不仁了无生趣,如果一个人生活邋邋遢遢凌乱不堪,如果一个人孤傲偏狭行为异常,都是断难写出诗的,更别说好诗,即便写那也只能是无病呻吟,是对诗的最大亵渎。”纪洪平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解开了记者对于读诗和写诗的诸多误区和误解,让人对诗和写诗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解构。


2

精品诗作

纪洪平
北京地铁

在北京呆了几个月

出行习惯了坐地铁

一个人的时候还算惬意

反正自己的内心跟外面一样拥挤


可是,有一次跟同学去喝酒

一起乘地铁回来的还有一位主编

同学是一家大型国企的老总

喜欢指点江山

可惜企业不在北京本地

他在车厢里说话也高高扬着头

嗓音更富磁性,保证列车不会轻易脱轨

那个全国有名的主编

拎着剩了半瓶的茅台酒

像个形迹可疑的外乡人



刚才那家私人会所里展现的儒雅

剩了不到一半

此时,虽然不是很拥挤

我却感到了文字的松懈无力

谈创作
做纯文学的最后坚守者

      “我会不会是文学最起码是纯文学的最后守望者?”这是写了20多年诗的纪洪平近些年来一直在思索并时时迸发的颇感无奈又发人深省的灵魂叩问,更是他对纯文学的前途和命运的现实忧虑和长远求索。


      因为在他看来,面对当下社会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网络时代碎片化阅读让人接受大量支离破碎的纷繁信息,纯文学走进大众已经越来越难。因为搞纯文学创作“需要耐住寂寞经久不息的动力,需要长年累月厚积薄发的研磨”,这两点已经将绝大多数人挡在了纯文学的门槛之外。


      如何理解纯文学呢?在纪洪平看来,纯文学是与时下盛行的意识流类和玄幻类风格格格不入的,纯文学首先应该秉承传统,应知其源、晓根本,正本清源;其次是要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不厌其烦地艰辛研磨和反复探索;最后是要走正常发展轨道和路径,要走人间大道,不矫揉造作、不天马行空、不投机取巧、不迎合媚俗。


      谈及创作,纪洪平说,文学创作的核心是体现人的思想和灵魂里的东西,没有哪种文学表现形式就好,哪种就不好,只能说在什么背景下或什么情境下使用哪种文学表现形式更恰如其分。你有轻盈空灵或大气磅礴的思想,那你就用诗歌这种文学表现形式予以呈现;你有唯美浪漫或意气风发的思想,那你就用散文这种文学表现形式予以抒发;你有洞察人事或剖析人性的思想,那你就用小说这种文学表现形式予以剖白……如此而已。

3

精品诗作

纪洪平
睡下铺的男孩

K294是一列普通火车

我购票时只剩了上铺位置

奇怪的是

中铺以下都是年轻人

他们的胳膊腿,好像出了时代的问题


一对老两口其中一人也是上铺

他俩转来转去,不断搭讪

我用余光看见中铺已经盖上了被子

表情也盖得挺严实

下铺的小伙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

他看不见老两口的年龄

看不见现实的陡峭


刚才他还侃侃而谈

见过的大世面跟他的小岁数严重不符

那种与生俱来的富贵气

让全车厢魂不守舍

后来我发现,他不管说到哪儿也离不开下铺



我爬上来后不久

老太太哼哼呀呀也顽强地躺在了我对面

她很兴奋,觉得一下年轻了不少

自己表扬自己半天

转过身去就鼾声一片


一列车的梦想

还没抵达终点

已经分出了上中下

      这是一次让人纠结和忐忑的采访。

      因为,深怕粗陋的文字写不出一个热血诗人对诗的痴迷深度和痴恋广度,也深怕浅白的表述道不尽一个诗歌圣者对文学的虔诚朝圣和纯粹坚守。

      与纪洪平交谈,情绪始终高低起伏、反复无常,因为思绪始终会被他或激情洋溢或愤世嫉俗的诗情表达所牵引,说到兴起时迅速站起来踱步诵读,说到压抑处敲打桌案怒气难平,这是诗人的真性情,是诗人的独特魅力,更是诗的迷人魅力。

      当记者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能不能用一段话来概括一下诗的魅力和诗人的价值?纪洪平思忖一会儿,继而说出了两段意味深长的独白:


     “诗的根是情、是思想、是灵魂。把高深理论隐没在通俗文字中,让传统诗歌符合时代审美,这样的诗才能以强劲的生命力鲜活于大众文学之林。

      真正的诗人是有社会良知和价值使命的,其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要把社会的阴暗面通过诗的艺术形式淋漓尽致地揭露出来,但这不是为了揭丑的快意恩仇,而是为了让整个社会乃至人类更健康。”


      这就是真正诗人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

      这就是诗坛宿将的情与爱、才与气、青春与热血、生命追问与价值求索……

诗人简介

纪洪平

      男,1963年出生,现为《春风文艺》副主编,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新诗学会副会长,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作品在《中国青年报》、《诗刊》、《词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报刊发表,并被《青年文摘》等转载,作品获诗刊举办的“春天送你一首诗——中国有座城市叫长春”全国大赛奖优秀奖,及吉林省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君子兰文艺奖、长春文学奖等各类全国性大赛奖百余项。

     著有诗集《糖槭树》、《云的衣裳》、《这座城市,有个爱我的女人》、散文集《低檐下的浮云》、短篇小说集《人间四月》等多部。

4

精品诗作

纪洪平
有些烦恼的城市

城市和居住城市的人一起营养过剩

二十一世纪已经肥胖得一塌胡涂

但城市的笑容更加灿烂

我压抑着不断膨胀的欲望

与大街上人流一起迎着阳光充足的方向前进

文化广场太过精致

不容易产生修身齐家平天下的情怀

路旁绿树形影孤单  光和作用很弱

无力遮挡整个城市的降价狂潮


商业策划内容越来越简单

促销美女开始出售廉价的性感  行为艺术

被计算出零利润遭到市场拒绝

行走繁华中心的   也许代表一个民族此时的浅薄

正午时的阳光充满了活力

城市巨大的胃

把众人理想粗略地咀嚼

一个有夫之妇在高雅餐厅请我

温饱之后的话题充满了色情意味儿

成语开始有些不适合现代人口吻

她的车停在十字路口  交警忙着开罚单

一个个关于喝酒搓麻将的电话

不断打进这顿人间美餐

她回绝这些休闲娱乐像回绝艰苦工作

我只能被这个时代的人约会

这不是我个人的悲哀



城市越高阴暗面也越大

道路已像胖人的肥肠   缺少必要的蠕动

所有驾驶者都在城市道路中得到了修炼

一个又一个红灯阻止不了混乱的思路

耗在车里看报纸听新闻   甚至为

感动人物事迹流泪

然后平静地等着被城市一点点消化

我很平庸  缺少这个时代必要的

营养成分

每天消费资源还排放二氧化碳

自知是城市垃圾  却一直不被排出体外

我寄生城市深处繁殖各种欲望

就在走进电梯的瞬间停电了

世界很黑仿佛一步退到刀耕火种时代

我突然忘记了生活的全部内容

感觉世界正沿着黑暗往下坠落


终于  那些绚丽和辉煌证明了不同幻觉

没有电的城市很真实也很恐怖

我的感觉渐渐复苏   因为肥胖

对一切显得又迟又钝

麻木似乎正腐蚀一代人的思想

许多行色匆匆和我一样的过客

用一生的时间也没走出这座城市

暮春时节我开车穿过黄昏街头

一支风筝   静静贴在天空上

标出了春天最后的方向

城市晚报教育周刊主编 沈雪峰/文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