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瞭望 >>作家瞭望 >> 鲁奖散文杂文奖评委、作家穆涛:散文杂文风格应鲜明独到
详细内容

鲁奖散文杂文奖评委、作家穆涛:散文杂文风格应鲜明独到

时间:2018-08-15     作者:穆涛【转载】   来自:《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8月15日 第 07 版)

blob.png


  鲁迅文学奖是国家文学奖,从总体上讲,这一届的作品也是有遗憾的,有力度的写社会现实作品不多。我们今天的现实是多元复杂的,有主体伟大的一面,经济总量的大规模、大国制造,等等,也有让人痛心和揪心的东西,假疫苗、毒奶粉、留守老人和孩子,等等,写伟大不够,写痛心和揪心也不够。散文写作社会关心不足,闲心多。当下的散文写作,要警惕新版的“陶渊明”,回避丰富复杂的现实,躲进小楼或田园,写自己那一点快乐或忧伤。

     获奖作家中,鲍尔吉·原野的写作一直有自己的路数和风格,开阔也独到,浑实也精致,达观也守心。多年来,他是这么坚持着的。在当下的散文局面中,原野的方式有不可替代的一面。李修文是散文写作的“革命者”,开生面,见新辙,也引发对散文文体界限的思考。《山河袈裟》的重要还在于散文写作如何“深入现实”,这本书中所涉人物,不拘高下贵贱,无不为生之烦恼所困所苦,生与死、荣与辱、穷与达、得与失、爱与恨,虽一时无法克服或调和,但每个生命都自有内在的高华与庄严,“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宁肯的《北京:城与年》写得老到、厚实,守拙,一招一式固执发力,让旧的旧下去,让新的新出来。夏立君的《时间的压力》在史中找识,书中每一篇文章各自独立,但彼此之间又有隐秘的联系,他试图开凿出一条传统与今天的“人文栈道”。说“栈道”的意思,是他不求完整,不求“回到历史原点”,在每个经过之处取己之所需。这种写作既需要察史的积累,也需要知史的判断力。李娟是散文的天才,她的写作是灿烂的,出淤泥而不染的。她写作也有些年头了,但当代散文模式的种种陋习,在她那里“不粘锅”,完全没有影响。

  写历史题材的散文,应在尊重历史、尊重史学原理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文章。史学是中国传统里惟一具备完整体系的学科,二十四史摆在那里,二十四史之前的史著也是个性鲜明地摆在那里,这是正史。还有庞杂的野史。文学写作中应该了解正史与野史的区别。采信史料时“拿来主义”是允许的,但应该拿得有眼光,有水平,也要守常识,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都不是孤立的,彼此之间有联系,甚至有因果。还有一点应该注意到,中国史书的早期传统是“君史两立”,一个朝代的政府和史书是两条线,史书是对政府执政的备忘录。唐朝之后讲“以古鉴今”,史书成了镜子,用以映照现实。中国史学的核心传统是清醒和反省,写历史的散文失去警惕之心是对史学原理的背叛。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