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机构

其实薛裁缝并非“裁缝”,他连缝补丁也缝不像样。他叫薛二,是镇粮管所的收购员,通常大家称他薛会计,因为过了他这道关,就能拿到钱。他眼力好,会算计。

每年收购两个季旺,即夏季和秋季,这时最有权威(都认为他很吃香)的就数收购员了。

当征购任务一落实,镇政府天天要催进度,一级催一级,村村争先恐后想冒尖,就紧紧地催村民到粮管所卖粮,并限期完成,谁家拖了村里的后腿就挨罚款。农民把粮食运到粮管所,不管价格高低,顺顺当当地把粮食卖了就算烧炷高香了,当然求亲托友也能卖个好价钱。

收购时,薛二手里拿着扦样器,仓库门前一坐,周围送粮农民接二连三地敬烟,一会儿桌子上就布满了香烟,像一场战役过后落下的弹壳,薛二连眼皮都不抬,手里的扦样器“啪啪”地刺入口袋,嘴里不停地说:“晒、晒、晒……”不一会儿就退回了一大批粮食。

 

六月的太阳很毒,晒场上摊满了被退回的粮食。在场上晒粮的农民,手一抹脸就是一大把汗珠。

薛二正又将扦样器刺向一只麻袋时,突然一个甜甜的声音飘过来:“会计呀!我把口袋解开给你看。”

薛二手里的扦样器在空中陡然停止了运动。说话的是一位年轻村妇,像城里的女人,可能刚嫁到村里吧。村妇红朴朴的脸,弯腰解口袋时,两只活蹦乱跳的奶子就从领口探了出来。薛二眼神不间断地从领口往里钻……

“会计呀,您看看,多饱满。”村妇手里金黄的稻粒在指间往袋里漏。

薛二半晌才缓过神来,伸手抓了一把稻粒,瞧了瞧了后,一把拽过少妇的手,轻轻一翻,掌心向上,将粮食放在少妇的掌心,另一只手的食指在少妇的掌心一粒一粒地拨弄,嘴里不停地说:“你看,这是不完善粒、这是什质、这是……”

村妇手微微抖,一定很痒,缩回了手。

“哪村的?”

“王庄的,会计,我可认得你哩。”

“唷,是前庄的,我把粮食给你收了,下班后,我们还能同路走呢。”

“我等你一起走。”

他一摆手:过。

村妇仿佛是福星,自她的粮食过了,后面的粮食也就接二连三地顺利通过。

六月的天,说长也长,说短就短,不知不觉日头直往下落。薛二打扫好仓库,把门关上,这时卖粮的几乎都走了,院子里空了,唯独还站着少妇。薛二抱歉地说了嗳哟,让你晒了那么久的太阳,越晒越好看。

薛二推着自行车,一路上和少妇说了地方的事,粮站的事。薛二的口气里,透出权威。

走着走着,就到了庄后,少妇就客气一下说:“到家了,上我家吃晚饭吧!”

“饭就不吃了,”薛二说,“我看你身上的衣服挺时髦呢,在哪个缝纫店做的,我想给我家那个也做一身,不知你的腰围多大?”

“这儿也没有尺子好量。”少妇腼腆地说。

“不要紧,我拃一拃就有数了。”薛二说着就用手先去拃村妇的裤子。

少妇手捧着上怀,极不自然地让薛二拃来拃去,由下往上。

薛二见少妇没有反应,手就伸到了胸上。少妇陡然变了脸,骂了句流氓,脱离了薛二的手,跑回家。薛二没走出多远,就撵上来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大汉,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把薛二揍得鼻青眼肿,好多天出不了门。

薛二委屈地说:“那天,要不是我可怜她,就不单晒人,而是晒娘了。”

他把“粮”说成了“娘”。

这话就传开了。那以后,这一带村民,不再称他薛会计,而是叫他“薛裁缝”了。

 

【作家简介】颜士富,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江苏省闪小说委员会会长,江苏省作协会员,泗阳县作协主席,《林中凤凰》执行主编。文学创作三级。《海外文摘》签约作家。在《人民日报》《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微型小说月报》《小说月刊》《雨花》《百花园》等百余种报刊发表小说。有作品被年选和各种选本收入。出版小小说集六部。获首届江苏省期刊联盟优秀编辑奖,吴承恩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奖。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