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吉林文笔”【刘 颋】

“北方写作·吉林文笔--王可心、江北小说创作评介会”在京举行

近日,由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吉林省作协共同主办的“北方写作·吉林文笔--王可心、江北小说创作评介会”在京举行。给两位创作正在爬坡过程中的“70后”作家进行评介,而且集中评介她们的中短篇创作,对此,吉林省作协主席张未民说:“两位作者都是吉林市的‘70后’作家,她们的作品一出来就很成熟,路子很正,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国内评论界对她们还不太熟悉,关注度不够,望借助评介会的形式给两位作家的创作发展助推。”

王可心和江北是吉林省近年来创作成绩比较突出的两位青年女作家。王可心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创作,中篇小说《头顶一片天》获吉林省第十一届长白山文艺奖。目前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城》(又名《最后的棚户》),获吉林省重点文学作品扶持基金。江北原名李松花,是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高研班学员。她从2006年开始小说写作,短篇小说《狗肉老徐》获吉林省第三届文学奖一等奖,中篇小说《老满的二十四小时》获吉林省第十一届长白山文艺奖。

什么是“北方写作,吉林文笔”

王可心和江北的创作集中在对底层小人物命运的叙述上,作品有着浓郁的吉林地域特色,偏中性化的写作风格,直面现实的勇气和力量,引起了批评家们的热烈讨论。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阎晶明认为,东北写作的特点和她们的言说方式以及对文学普遍的认识和看法有关,当然也与她们对生活的那片土地的态度方式有关,总体上故事性较强,叙述较明晰。在悲剧叙述过程当中,她们总能够采取一些乐观、诙谐的姿态。王可心和江北的小说是对底层小人物不幸命运的叙述,但作者最后没有将其演绎成悲惨的故事,反而有一些温情在里面。

东北写作很有特点,传统也非常驳杂。正如孟繁华所说,肖军、萧红的作品和北方地理环境有非常大的关系。这些东北作家作品最重要的特点是冷漠冷酷,萧红的作品尤其如此。把北方人的心劲写出来,一直是东北作家最重要的传统。形成这样的特点,除了地理环境以外,当然和东北的历史环境有关。

施战军对吉林文化环境和生活习惯都很熟悉,他认为,王可心和江北的北方写作或者吉林写作的特点,是由她们身处的环境决定的。生活态度非常影响写作取向,她们的小说虽然写的是底层人物的命运,但“钱”始终是小说中的关键词。在全国的发展进程中,东北的发展相对缓慢,对于钱的迫切需要,导致了人际关系甚至是世界观的变异。人和人的关系好不好也是用钱来表达,所以她们的小说里男人就是赚不着钱的人,妻子基本上对丈夫充满了怨愤,男人几乎都没有能力改变生活,被生活糟蹋、践踏,甚至被砸碎。

梁鸿鹰说,王可心和江北的作品与日常生活的关系非常紧密,反映了东北这块土地上底层人物的生存状况。虽然作品写的是她们生长土地上出现的事,也能够反观到我们当下社会的整个形态,因此有普遍性和典型意义。

雷达认为,王可心主要写的吉林西山区是一个底层非常集中的区域,她的叙述很有控制力,表面上是诉苦,但内容中有很强的心灵对视。她的作品在平淡中寓意深刻,在温情中藏着冷酷,这样的作品看起来很朴素,其实力度很强。江北更加生活化,更有生活的浓度,更注重生活的原生态,也更加饱满。她的作品与生活贴得很近,很有心理深度。

底层叙事的独特性和独立性

底层叙事几乎成了近10年来文学作品的主力,这类作品中的同质化和与现实的距离等问题是批评界关注的热点。王可心和江北如何在底层叙事的大军里脱颖而出,确立并丰富属于自己的叙事品格?与会评论家们认为,独特性和独立性,是她们取得成功的可能。

阎晶明指出,江北小说具有强烈的故事性和明晰的故事线条,但这种故事性同时也是一个局限,从小说意味而言还需要有更自觉清晰的认识,有丰富故事的叙述能力。他说,叙述底层小人物生活的作品,要想从平民生活里表现出更大的波澜,题材的独特性很重要。只有在选材方面保证自己写作的独特性,才能让读者去寻找你的特点。

王可心和江北小说的社会性非常强。吴秉杰认为,在中短篇小说里社会性很强的并不多,更多的是有技巧地写作,或者是凭一己的灵感和感悟。因此,像她们这样贴近生活的底层写作,刻画出来的小人物社会性这么强,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陈福民认为,两位作家的吉林文笔呈现了非常有代表性的当下中国文学现实,表明了当下处理问题方式与上世纪80年代处理问题方式之间的变化。当下社会文化变化十分复杂,如果写作者不够强大的话,是无法处理这些经验的。写底层小人物,无论如何写苦难都不足以打动人,关键是作者对苦难的处理和对待苦难的态度。中国写作者需要以更为全面而又有高度的眼光来审视现实,有什么样的眼睛就会看到什么样的世界。

孟繁华认为,文学写的就是不可能性,当把不可能性写出来的时候,这个作品肯定是好的。极端化、极致的东西就是不可能性的东西,但是要合理,要符合文学内部规律、生活逻辑和想象的逻辑,这对每一个写作者都是非常大的考验。

贺绍俊认为,两位作家的起点都比较高,作品也很有力量,可以看得出她们对自己所刻画人物的理解。但如果写作者身处小人物之中,满足于和他们交朋友,就有可能被自己的意识和情绪牵着走。对作家而言,更重要的是应该跳出来,有所发现,有所超越。

关注底层而不拘泥于底层,作家才有可能创作出好作品。施战军认为,今天的底层叙事有严重的同质化倾向。但在确立自己的独特性时,还要警惕立场化的写作。没有原则地同情底层,或者站在底层立场上去描绘表达,作家和人物拉不开距离,就无法把人物、现实生活看清楚。

参加此次活动的还有宗仁发、胡平、白烨、何向阳、牛玉秋、邱华栋、徐忠志等。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